0757-83908589
Share
分享

光与色的强烈反映 | 欧普艺术

日期:2020-01-16 访问:37

光与色的强烈反映 | 欧普艺术

stylgraph史帝华夫 2019-11-27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507.jpg


我们通常会看到什么图案设计感到头晕目眩的呢?又有哪位艺术家可以灵活的使用“活体线条”来填充满整个画面?现在就来给你已经疲劳的双眼冲击一下,感受布里奇特·赖利的 

欧普世界吧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525.jpg


英国艺术家布里奇特·赖利(Bridget Riley)


布里奇特·赖利(Bridget Riley)是欧普艺术(OP Art)的创始人之一,其创作经历了不同阶段的历史性变化,充满了对错觉的迷恋和对光影流动的探讨。画面与阳光一同流

动。


目睹赖利作品的人,都会自动陷入一个耀眼的、充满闪烁线条与光斑的酷炫宇宙。画中流动着或炫彩、或黑白的线条瀑布,如复制粘贴般一致弯曲着,并在观众眼中不断移动,为

大脑留下无法解释的迷幻错觉,好像一直在流淌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531.jpg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535.jpg


布里奇特·赖利《About Yellow》,布面油画,2013-2014年 


不同配方的“致幻药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545.jpg


布里奇特·赖利《Hesitate》,板上乳胶,1964年


在此之前,通过绘画探讨形式是她的主要课题。其创作此时的主角大多是简单的条纹、波浪、圆点等几何图形。但借由艺术家对形式趣味横生的表达,它们也呈现出了极为丰富

变化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552.jpg


《Untitled》,丝网印刷,1965年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557.jpg


布里奇特·赖利《Untitled》,丝网印刷,1965年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05.jpg


布里奇特·赖利《Untitled》,丝网印刷,1965年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10.jpg


布里奇特·赖利《Blaze》,纸上丝网印刷,1964年


另一方面,欧洲经济回暖带动了媒体行业发展,街边闪亮的广告橱窗和霓虹灯都更加挑战了观众的双目。在这一点上,它们像极了赖利的早期作品——那种老式电视机中雪花屏幕

般的黑白创作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15.jpg


《A》,纸上丝网印刷,1968年


而在1966年后,赖利在画面中加入了色彩与线条。这两种新的形式弱化了黑与白的强烈对比,营造出更加平易近人的流动感。

到了上世纪80年代,由于艺术家深受后现代主义艺术与埃及文化影响,她开始了对色彩的专题实验。赖利此时作品的空间感不再强烈,她将这种变化背后的原因解释为对世界变化——科技发展的无所适从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20.jpg


《Fall》,板上乙烯,1963年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25.jpg


《Nataraja》,布面油画,1993年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30.jpg


《Vespertino》,布面油画,1988年


除了以光为代表的自然元素,其实诸多绘画大师也影响了赖利的创作风格。其中包括雷诺阿、莫奈、塞尚、蒙德里安等人。其中,法国绘画大师乔治·修拉(Georges Seurat)对她的影响最甚。此外,日本版画艺术也为赖利的创作提供了不少思路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35.jpg


《Red With Red 1》,布面油画,2007年


在当时,将赖利称作上世纪60年代的“IT Girl”绝非空穴来风。当时初露锋芒的她在纽约举办了一场广受欢迎的展览,其内容预计展出16幅画作。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这些作品在展览尚未开幕时便已售罄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39.jpg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44.jpg


布里奇特·赖利作品


上世纪90年代,赖利的作品还非拍卖市场的宠儿,且均价尚在两万美元左右。而在2008年苏富比的一场拍卖中,其作品以510万美元的高价落锤。而且,此次经历也使她一举跃

升为目前在世身价最高的英国艺术家之一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48.jpg


《Ra》,1981年


熟悉抽象艺术的观众肯定对美国艺术家艾格尼·马丁(Agnes Martin)有所耳闻。事实上,其二人的艺术生涯几乎开始于同一时间。在赖利的纽约之行中,她们约定相见,并共同享受了一段愉快的午后时光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53.jpg


《Measure for Measure I》,2016年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658.jpg


《Two Yellows,Composition with Circles 5》,布面丙烯,2011年


1966年,其作品在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被零售商擅印于衣物之上,并被无休止复制。对此,赖利曾愤怒地表示“不希望自己的艺术被‘破布交易’庸俗化”。经过此事推动,美

国政府于1967年在纽约艺术家的倡议下通过了版权立法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703.jpg


利《Fleeting Gaze 1》(部分),布面丙烯,2015年


其实,无论是谁看到赖利的画作都会感到眩晕。不过你可别小看这种起伏波动的感受,它实则与晕车症状在病征上的原理是一致的——晕动症(Motion sickness)。晕车的你

可要注意了,画作虽好,可不宜看得太久哦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708.jpg


《Cantus Firmus》,布面丙烯,1972-1973年


凭借对色彩的机敏嗅觉,赖利是第一位获得荷兰著名艺术奖项“Sikkens Prize”的女性艺术家。此外,她还是第一位在威尼斯双年展中斩获国际奖项的女性艺术家。然而赖利却并不愿以性别标尺,受封此等头衔。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712.jpg


《Cataract 3》,布面乙烯,1967年


曾四度出任首相的英国自由党政治家威廉·格莱斯顿(William E. Gladstone),是赖利的远方亲戚。此外,其祖父还曾任职于爱迪生(Thomas Edison)的发明工作室。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720.jpg


《Rêve》,布面油画,1999年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726.jpg

《lagoon 2》,1997年


其画面对光与色的强烈反映,其实源自于赖利在孩提时代对自然的沉溺观察。那时,她会经常在广阔的海岸边散步,观察大海如何与渐晚的天色同频变化;趁夕阳的余晖还未散尽时探索洞穴,倚坐于池湖旁静看其中倒影……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731.jpg


《To a Summer’s Day 2》,布面乙烯,1980年


微信图片_20200116153736.jpg